直播三个月TOP5网红搅动电商直播场 张沫凡入淘记

  “我一开始打算找代播,怕忙不过来”,她坦言道。淘宝上大部分的红人店铺,几乎都是代播的模式。张沫凡了解过,完全进入淘内做直播的站外红人屈指可数。

  叛逆、愤怒、对创业的渴望,在那一时之间涌上了 19 岁少女的心。“不!”张沫凡夺门而出,选择了离家出走。

  在张沫凡看来,直播是件随性的事儿。打开摄像头,做什么播什么,想到哪儿说哪儿。唠嗑、侃大山、嬉笑怒骂的情绪通过摄像头第一时间传达。扯下岁月静好的滤镜,直播倒是这个“话很多”的姑娘的主场。

  

  红人可以利用好自己的个人IP。美沫艾莫尔即将迎来九周年,张沫凡也为粉丝们定制了自己和trippollar的联名礼盒,这对粉丝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诱惑。除此之外,抓准个人定位,增添娱乐化内容、严苛选品也是张沫凡的直播心得。

  2010 年那时候,芳疗精油在国内的市场还不大,但莽荒的市场,反而让张沫凡找到了突破的窗口。她一边在淘宝店销售产品,一边在人人网博客上写文章分享护肤经验,传播精油方面的知识。消费者积少成多,公司第一年的销售额突破了一百万。

  追其根本,张沫凡认为是转化率高的原因。“来看我直播的几乎都是我的粉丝”,红人和粉丝之间积累了多年的情感联系,这是她们的优势之一。

  下一个在竞争激烈的淘宝直播里争抢到一席之地的网红会是谁?红人入淘,是否会成为淘内的下一个风口?小榜君将持续关注。

  失恋的短视频将张沫凡推到大众面前,但关键还是,如何将话题变成流量,用流量带动产品。

  

  

  张沫凡告诉小榜君,为了满足粉丝需求,她在社交平台上会用固定栏目的方式生产内容,例如,每周一穿搭、每周三教程、每周五护肤等。

  回家休养的那几天,张沫凡和家人发生了巨大的冲突。父母一直希望张沫凡能够成为一名律师或者医生,“他们觉得我做那些事儿太耽误学业了”,张沫凡摊了摊手。

  张沫凡目前在淘宝直播的粉丝量是187. 8 万,不得不说,这和她在全网的宣传息息相关。直播前,她会在其他平台做好预热,吸引粉丝们的关注。

  张沫凡认为“粉丝经济”让自己的品牌有了更高的声量、更大的消费群体。但却并不赞同“粉丝运营”这一说法,“只有带利用目的的才叫运营,对我来说粉丝更像是朋友。”在她看来,这两者之间存在微妙的区别。“当然,我们肯定都希望增加粉丝量和粉丝黏度”,她认真补充道。

  代购为张沫凡累积了一定的资金,但她内心深处真正渴望的,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美妆品牌。在澳洲留学期间她接触了芳疗,对学习一向不感冒的她主动考取了芳疗师的证书,并在代购一年后创办了自己的美妆品牌美沫艾莫尔。

  聊天卖货两不误,斩获了不错的成绩。 5 月 6 日的淘宝直播美妆日活动,张沫凡获得美妆榜和红人榜的双榜TOP1,直播间总销量超过 280 万,晚安泡泡面膜销售量超过 1 万件。

  “大家都说网红这个赚钱,那个赚钱,网红也是要吃饭的”。亮清碗里的“饭”,是张沫凡和粉丝的一向默契。直面质疑、科普、宣传,一举三得。该条视频获得了很好的反响,微博评论数高达一万多条。

  像所有爱美又张扬的小姑娘一样,她喜欢在微博上发自己的美照、搞怪有趣的日常。因为足够接地气儿,粉丝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。 2015 年张沫凡上传了一个有关失恋的视频,获得了 14 万次转发、 13 万个赞。微博关注人数在那一年暴增,从 50 多万飙升到 300 多万。

  视频内容与其说是澄清,不如说是科普。她除了说明自己做淘宝直播的原因,还详细解释了淘宝直播的盈利模式。

  2013 年,中国移动互联网进入爆发期,大家的上网工具逐渐从电脑转到了手机上。博客、人人网、论坛的热度逐渐降低,社交平台微博开始受到年轻人的追捧。

  淘榜单数据显示, 6 月 30 日到 7 月 14 日,张沫凡个人粉丝数量增长的幅度并不大,粉丝总量甚至低于top5 的主播,但综合排名却从第 9 飞升到第3。

  2010 年开始创业,品牌在 2017 年实现1. 5 亿元营收, 2018 年登上福布斯“ 30 位 30 岁以下精英榜”, 7 月 25 日是张沫凡创业的第九个生日。

  初中时,她就开始倒腾零花钱,去北京动物园批发衣服,开淘宝店当“倒爷”。由于启动资金过于微薄,没有能力承担库存压力,这些懵懵懂懂的尝试,最终让她血本无归。

  

  初尝赚钱的滋味,是在她远离家乡,独自一人来到澳洲留学以后。赚钱的初衷非常简单,“爱漂亮,想买衣服和化妆品。” 2009 年代购潮刚刚兴起,张沫凡决定重操旧业,当起了跨国“倒爷”。一边上学,一边充当店主、客服、打包员,高强度的工作和学习,让她的时间被不断压缩。“有时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,只能随意扒拉两口。”没过多久,她的身体亮就起了红灯,得了阑尾炎。

  这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姑娘,在社交平台上大方承认整容、公布恋爱。“我没有人设,你在微博上看到我是什么样的,现实生活中就是什么样子的。”因为耿直,粉丝们管她叫“老公”。

  “你猜猜我的直播团队有几个人?”采访一开始,张沫凡就用戏谑的语气反问道。“除了我以外就一个,招商、运营、排期、写脚本都只有一个人在负责。”自问自答后,她哈哈大笑起来,露出小女孩狡黠的一面。

  2019 年 3 月转型淘宝直播,在外界看来,张沫凡是又结结实实踩在了风口上。但有色眼镜、品牌质疑、闲言碎语,几乎第一时间都扑上来了。

  其实早在 2016 年,张沫凡就做过淘宝直播,但像现在一样有规律地直播,对她来说依然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。

  “刚做淘宝直播时,有很多所谓的扒皮稿,说我是因为护肤品牌做不下去了,所以在淘宝上卖咸鸭蛋、裤子。” 6 月 16 日,张沫凡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十多分钟的短视频。

  今年 4 月,张沫凡才将淘宝直播列入常态化运营,如今淘宝直播粉丝已经达到187. 8 万人,在淘榜单最新一期主播综合榜上排进前五名。

  网红张沫凡这个淘内新秀,其实也破了淘宝直播成立以来的攀升记录,直播三个月就跻身top5 综合主播,来势汹汹。按照淘宝直播年初定下的“启明星计划”,未来还将有更多明星、网红入场淘宝直播,掀起更多浪花。

  张沫凡身上有很多标签: 1236 万微博粉丝的初代网红、自建品牌的 90 后创业家…如今又新增一个——淘宝直播的TOP主播。

  2018 年,红人们逐渐感受到了流量紧缩的压力。变现路径更短的淘宝直播,是否会成为红人们的下一个风口,张沫凡和小榜君也聊了聊她的心得。

  了解张沫凡的人却表示,她在工作上是一个追求极致、甚至有些偏执的人,这一点从淘榜单获取的直播数据上也能窥见一斑。

  “我刚玩微博那会儿,都没听说过红人这个词。”不知不觉,网红成了消费的风向标。随着张沫凡的个人名气不断提升,美沫艾莫尔的受关注度也越来越高。

  淘内的TOP主播和淘外的红人主播,在成长路径上有很大的区别。前者主要货品积累粉丝,后者大部分因为对个人感兴趣所以来购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