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红主播收入堪比一线明星

  

网红主播收入堪比一线明星

  2016年6月,守着仍不见起色的店铺,他请来化妆师、造型师等一大帮人,让烈儿宝贝试着直播。“我是被逼直播的。”烈儿宝贝记得第一次直播时,场面有些滑稽。公公婆婆把几个月大的儿子抱到另外房间里关着,好生哄着不让他哭闹,他们自己也大气不敢出。烈儿宝贝拿了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展示,还准备了一些首饰作为礼物,咬文嚼字式地讲话特别慢。但是直播过程中不停有人进来互动,最终在线人数几十人,观看量超过2000 ,她觉得直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聊。 有人说能拍中老年女装,就是淘女郎中的常青树了,不怕老了没活接。抖音女网红排行榜2018 最有但如果说“淘女郎”时代,大多靠脸和身材,存在的意义只是展示商品,那么接下来丈夫的嗅觉,让她改变了只是靠脸吃饭的现状,在2019年,烈儿宝贝联合全国知名服装协会、服装设计院及国家多所高校共同发起了“青春烈焰 中国原创设计焕新计划”,通过产教融合帮助大学生创业就业,为中国优秀青年原创设计师提供更多舞台。 如今,烈儿宝贝每天的生活除了直播、拍照,她还要参与产品设计,试版,凌晨下播后,接着复盘,处理售后如掉色等问题。直播节奏也越来越快,仅是自家店铺每个月有三次大上新,每次要直播20多个款,工作量可见一斑。在2019年,烈儿宝贝开启“环球烈手”计划,在全球搜罗并分享好物,被网友们称为“潮搭总剁主”。 她认为直播最核心的是产品。对于合作的产品,她需要在前一天做好功课。当寄来的样品与宣传图有色差时,她会退回产品,直到确认质量没有问题再推荐。她也参与产品设计、研发等,在直播前对面料、款式、适合人群已经了然于心。又比如零食专场,她和团队开试吃大会,据口味、包装等审核几百个商品。也因此,去年双12中,她被评选为带货指数最高的女主播。不仅如此,2018年9月17日,烈儿宝贝受淘宝官方邀请参加“首届丰收购物节”,与多位县长推介当地农产品,当晚卖出上千万,助力三农发展。